©皱眉
Powered by LOFTER

透支

算了一下到北京刚好一个月,大部分情况都要比预期的好上很多,遇到了聊得来好相处的同事兼室友,遇到了每天都乐意见到的领导,对父母家里也没有十分思念。

我想是我过低估计了自己的适应能力。毕业的时候大家都很难过,可我一直都哭不出来,鉴于初中毕业高中毕业我都是嗷嗷大哭轮流拥抱碰杯选手,所以我觉得这次是不正常的,很怕自己真正离开学校后会有后遗症,因此尝试了各种方式,结果却始终无法代入到告别的情绪中去,很麻木。没有大篇大篇很想总结与表达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愿意回头看走过的路,也疲于去回忆当中的各种滋味。

高中的时候每次期末考试结束都要去书店买本喜欢的小说,然后回家坐在床上一口气读到凌晨三四点,读完结局合上书,就像是一个阶段性的告别仪式,软绵绵的轻松感随之而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在高强度考试结束后的几小时内去读完那本小说,可这让我觉得很畅快。大学的时候每次考完最后一门课我都要第一时间坐夜车回家,可事实上一个假期中的很多天过得都像复制粘贴一样,并没有被利用的多么紧凑。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拖着熬夜苦战了一个礼拜的身体坚持坐夜车回家,只是依旧觉得这样很畅快。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畅快感了,无论做什么。即使在开始的时候有紧张忐忑和用力,可结束与达成的时候同样没能让我松一口气,满意的睡上五颗星的好觉;但也很久没做过噩梦,很久没有梦醒时劫后余生充满感激的美妙体会了。我开始看不到开始也看不到结束,我开始能够平静的面对相见和别离。一时之间好像少了些恐惧感,觉得没有什么不可失去和定要得到。可转念又会发现,如果这些都成立,那么所有的一切将会失去意义,然后便是无法抵抗的更加庞大的恐惧。

事实上充实繁忙的新生活并没有给我太多时间去想这些,在忙着工作忙着玩乐忙着睡觉之间,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而我的银行卡也即将面临着透支的命运。

评论(2)
热度(1)